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静静荷塘

喜欢这份静谧带给我安宁

 
 
 

日志

 
 

[原创] 北京“爆肚”印象(附图)  

2012-02-12 18:52:17|  分类: 饕餮之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北京小吃印象(附图) - 静静的荷塘 - 静静的荷塘

 去过一次北京,算来时隔很久了,但北京的两样小吃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一是浆糊一般的炒肝,另一样,却没敢吃。
    去北京是为了参加一次学习,离驻地不远有一个挂有“满肚爆”黑底褐字招牌的小店。店面不大,泛着陈旧色彩的黑棕色木板门和窗,一看就象是那种有久远历史的老铺子。
    每天早上路过它时,太早,没开门;每天中午出来吃饭时,它也门没开。只有下午结束学习回招待所时,才看到它开门了,里面却没有几个顾客。于是这个叫着奇怪名子的小店引起了我极大的好奇:这是个卖什么吃的店啊?
    有天我忍不住问招待所的一个服务生,那“满肚爆”,是卖什么的?
    服务生操着极溜的京腔,那是“爆-肚-满”!哪儿是“满肚爆”呀!爆肚呗,您没有吃过呀。
    一听我顿时觉得脸上热乎乎起来,不是因为不知道“爆肚”,而是我把人家的招牌名子彻底来了个反读……
  “人家在这儿是挺有名儿的一个老店。主家姓满。”
   咦,原来如此的一个“爆肚满”。
  “小卿,”我对自己的同事说道:“离这儿不远有个,<爆肚满>你注意了没有?”
   “嗯,看到了,怎么呢?”
   “听说是北京的名小吃爆肚,怎么样,我们也去尝尝哦?”
    第二天下午学习结束后,我和小卿俩就欣欣然走进了才开门的“爆肚满”。
    落座后,我四下里一看,突然看到了“清真”二字,这……
    “小卿,我不吃牛羊肉的,这里原来是清真食品啊。”
    “那、那怎么办呢?”
    “不要紧,你吃,我看,我要看看究竟什么是爆肚。”
     戴着小白帽的服务员走过来:“二位吃爆肚?”
    “不不,她吃我看。”
     很快伙计返回来了,手中一个托盘,里面二只小碗,一只还冒着热气。
     放在桌子上一看,一只是香喷的用酱油、蒜茸、辣椒油、芝麻酱调成的酱碗,上面还洒着一大撮香菜,另一只里面装着大如弹子,上面长满小剌的肉丸儿。
     啧,这就是爆肚呀!没有听到厨房里面“爆”的声音啊?
     “刀工真不错呀,在肚球上细细切满了这样精细的花刀!”我虽不吃,但我还是由衷的赞美了一句。
     听了我这句话,小卿惊讶地看着我“X姐,你没有吃过羊肚啊?这不是切的,是天生就这样儿的呀!”
     “我当然不吃羊肚,但猪肚我却喜欢吃啊,它上面是光光的,没有这么多的小剌。”我压低声音对小卿说道:“原来这小剌不是切的是天生的啊。”
     快吃快吃不吃要凉了。
     我静坐在一边,看着小卿用筷子夹起一只卷成一团的毛剌剌的羊肚放在发出诱人香味的佐料小碗中一蘸,然后送入嘴中。
     她嚼了几下,停了停,再又细细的嚼了一会,竟然吐了出来:“咬不动。”
              然后她又如前,再夹了几个一蘸,吃了起来,嚼了一会,又吐了出来:“不行,还是嚼不动。开始还能嚼几下,然后一团韧韧的,怎么也嚼不烂,吃不下去。”
     莫不是这东西就是蘸蘸佐料,然后嚼嚼尝尝味,再就吐掉?我和小卿两人看着她面前还留着几乎一碗的肉球们,感觉莫明奇妙起来。难道这是有名的北京小吃爆肚?
     正在我们俩不知道怎么结束时,进来了一对父子。爸爸看上去三十来岁,儿子有六七岁。
    “老板,来二份爆肚。”他一边说,父子俩就坐在了我们边上的一张桌子旁。
     戴白帽子的服务员依旧给他们端来了二份爆肚,我和小卿偷眼看去,这东西怎么吃呢。
     这位“父亲”发现了我们俩奇怪的目光,突然又看到了我们桌子上堆的肉渣,笑了起来:“来,儿子,咱们换个桌子。说完就端着碗坐到我们的桌子边。
    “第一次吃爆肚?”
    “是的。”
    “难怪啊,你怎么吐掉了,嚼不动是不是?”
    “是,咬不烂,只好吐掉。”
    “哈,不是嚼不动,是你不会吃,你吃的方法错啦!”
     吃东西还有会不会吃的,还有方法错了。这话让我和小卿一头雾水。
    “我教给你们吃,看,这样吃。”只见他夹起一筷子羊肚,快速在佐料中一涮,然后连同裹满的酱汁放在嘴里,嚼了几下就咽了下去。
    “要这样吃,趁热,在酱料中一蘸,不要细嚼,在满口香时,一下子咽下去。”
    “放在嘴里,嚼来嚼去,爆肚的脆劲全没了,就剩咬不动了。”
           “这爆肚啊,就是把上好的牛羊肚切成细条然后放在滚烫的水中氽一下,趁热吃的那个脆爽。”
     原来如此,此“爆”非彼“爆”,用水不用油啊。听他这样一说,我们才恍然大悟似的连连点头。
     那这碗凉了怎么办呢。
    “凉了就没法吃了,再热一次,就真的咬不动啦。”
    “那就再来一份吧。即来了,就得真正的品尝”
     这一次,小卿按照那位先生的说法,“嘶嘶”的吸溜着被烫的嘴,夹着成串的肚球,也在酱料中一晃,然后略嚼几下迅速的吞了下去。
    “怎么样?”我看着她那有些狼狈的吃相,笑着问。
    “好吃,好吃,”她含混着嘴里的爆肚咿哩呜噜的回答着:“就是太烫,不习惯啊!”
     当我们离开这家店时,外面是夜幕来临,灯火煌煌,而里面已是座无虚席,人满为患了。
     看来,人家是前大半天在里面做准备,从傍晚时才开始迎客啊。
     过了几天,我去看望在北京的二表舅。晚上回来看到小卿时,她笑咪咪地对我说“我又去吃了一次爆肚。这次会吃了,果然又香又脆,好吃呀!”
     我却从没有胆量去尝试一次。不过我想,大约是“果然好吃”吧。

      (注:图片是从网上找来的,和我当年看到的卷成小圆球状的“爆肚”不一样哦)

[原创]  北京小吃印象(附图) - 静静的荷塘 - 静静的荷塘

                     (这是炒肝,其实和“炒”一点关系也没有,一就碗糊涂。天冷时吃起来倒是热乎乎的。)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