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静静荷塘

喜欢这份静谧带给我安宁

 
 
 

日志

 
 

[原创] 和猪头有关的记忆  

2012-01-12 09:25:12|  分类: 饕餮之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写到这个主题,自己先暗暗发笑。写什么不好,猪头么,也值得认真的写一番。
    不过。猪头一物,如鱼骨梗喉,久欲一吐为畅,所以必写、必写一番。
  第一次对猪头有印象实在是记不起是什么时候,但它给我留下至今尚不能磨灭的回忆应该是在我五岁那年的冬天。
  那年跟着放寒假的大姨回杭州过春节,一进外婆家的院子,就看到露天的洗菜池上方高高悬挂着一只猪头!它扁扁平平,闭着双目,两耳微张,一只突出的鼻子赫然的翘在那里,冬日的阳光照在上面,黑黑紫紫油亮油亮的……
    “这是只酱猪头,春节拿来吃的。”慈祥的外婆看着我满目迷茫的凝视着它久久不肯离开,一边拉我进房间一边这样告诉我。
    于是,我时常去探望那只猪头,每次注视着它的时候,总是想象着春节大菜中,这只猪头气势磅礴地整只放在大圆桌的中间会是何等的壮观。
    爆竹声中的除夕夜到了,外婆、舅舅、阿姨们团团圆圆的一起坐满了一大桌,在满是美不胜收的大盘小碟中我唯独找不到那只盼望了很久的猪头。
  “外婆外婆,猪头呢?”
  “喏,在这儿。”外婆指着一盘码得整整齐齐、黑润油亮的肉对我说。
    这与我想象中的猪头大菜真是太……大相径庭了!惊愕之余难免生出大大的失望来。除了这份强烈的失望,至于猪头肉味道如何,甚至我到底吃了没吃倒是印象模乎,到现在也是记不起来了。
    到了上小学时,家属楼下住着我的一个好朋友,某日到她家去玩,恰逢她手端一碗汤菜在吃。里面胡萝卜海带粉条土豆,五色杂陈,汤汤水水满满一碗。说实话,我蛮喜欢看她吃东西,倒不是东西有什么好吃,而是她们家的菜总是把各种东西炖在一起,然后看她随意翻搅找里面喜欢吃的东西。(在我们家,吃饭大家都得规规矩矩地坐在桌前,而且不许在菜中乱翻,更别说还可以端着离开桌子和小朋友们一边玩一边吃)。
    那天她一边我说话一边象往常一样在碗中挑来捡去,一会一块萝卜,一会一条海带的被她挟了出来再吃了下去。突然我目光停留在她又挟出的一块东西上面:一大片,即不象肥肉也不象瘦肉,晶莹透亮,颤颤抖抖,上面还挂着些许粉条。
   “这是什么?”我终还是按不住满心好奇,忍不住问道。
   “猪头肉。”小朋友十分淡定的回答。
   “啊?猪头肉?”
   “不信你到厨房去看,我姥姥肯定还在剥上面剩下的肉呢。”
    我冲进她家厨房,看到她的外婆围着蓝色的围裙,桌上摆着一只硕大的呲牙裂嘴白森森的头骨,一边正在用手剥没有剔干净的熟肉渣。果然是猪头哦。
    时间过去了许久许久,我上学工作结婚生子。
    一天快下班时,办公室的同事从外面回来,顺手把一包东西往桌子上一放:来!大家吃。
    这是一只用荷叶包得密密实实的包儿,旁边的同事凑上来几下打开,一刹时,满屋弥漫着醇厚浓香的酱香味道,层层透着荷叶清香的包里裹着糯滋滋油润润红亮亮的酱肉!
    哇,这是什么肉啊,闻起来真是香啊!
   “这是有名的**家猪头肉。”同事点燃了一支烟,慢悠悠地说。
    说实话,那种感觉,果然是色香俱佳。
    其实,说了那么多,我最想说的还是自己亲自经历的一次猪头大餐!
    从某天起,报纸上连篇累牍报道着中国首例获得国家专利的民族传统菜:扒猪脸。
    然后是从出了单位伊始的路边林立的广告牌上全是“扒猪脸”。
    上班看的报纸新闻是“扒猪脸”,下班路所经过的广告是“扒猪脸”。夹在这视觉轰炸中,如今我虽无法重复那些对“扒猪脸”的溢美之词和铺天盖地的食客吃后感,但“扒猪脸”成为我那段时间印象中最为美味的东西。
    一日,对老公和儿子说,我们也去吃次“扒猪脸”吧。
    猪头肉有什么好吃的呢?他们二人一脸不屑。虽经我努力复述从报纸和广告中看来的赞美,但也激发不起他们的丝毫热情。于是,在日日念叨中,我象中毒甚深一样,莫明奇妙地无法抑制地思念起这道“中国首例获得专利民族菜”来。
    时间都过去一年多了,随着广告牌的更新和报纸的新内容,我渐渐有些忘怀了。然而有一天,全家三人出行,到了吃饭的时间,老公突然提议,去吃“扒猪脸”。他对儿子说,今天就吃这个东西了,了却你老妈一年多的想念。
    那天也恰是离那家“扒猪脸”餐厅不远。于是我们一行三人欣然前往。可喜的是,这样有着“名菜”的餐厅,地处幽静,车马稀少,人迹罕至,比在闹市中人声鼎沸的其他饭馆倒是让人多了一份吃饭的心情。
    服务生来了,我们点“扒猪脸”。
    她一脸疑问地看着我们,就你们三个人吃吗?
   “是的。”我镇静的回答道:“我从报道中看到,说是两个小姑娘就可以吃一只。我们至少还有二个爷儿们。”
    “好吧。”服务生踟躇的走了。
    一会,当她再回来时,我看到她端着一只硕大的加了盖子的盘子,后面还有一个服务生,手中一只托盘,里面放着三只大盘向我们走来。
    加盖的大盘放在桌子中间,其他的盘子里,一盘是颜色淡淡的绿豆芽炒豆腐丝,一盘是素炒苞菜丝,一盘是厚厚的杂粮煎饼。菜量饼量都非常足够。
    服务生轻轻的揭开了大盘的盖子:里面居然卧着一整只呈现出淡淡褐色的、软软的扁扁的猪头!服务生顺手拿起盘中的刀和叉,一边熟练的在猪头上叉叉划划,一边口中念念有词毫无表情的背诵着:此菜为中国著名国家级厨师…经…年研究开发…放入…味佐料…经浸、泡、煮、蒸一百多道工序精制而成…风味浓香、肥美不腻……口感……满享盛誉……请品尝。
    她背诵的极为熟练,速度极快,声音不大,口齿却也清晰,但我除了能记住的上述支离破碎的片段外,只留下请品尝三个字了。
    这怎么吃呢?我不好意思的问服务生。只见她迅速的拿起一张杂粮煎饼,然后夹上二种菜,再把划开的猪头肉挑二块放在里面,用一支筷子极快地反复用力旋转着把饼、菜、肉三者卷成一只长长的尖筒状卷条递到我的手里“这样吃,这是传统的吃法。”
    举着这样一只长大的卷饼,硬硬的,很实在,但却怎样也激不起吃的欲望来。再看看老公和儿子,他们二人也在看着我,再看看那盘猪头。
    才端上来的躺在盘中的“猪脸”温吞吞没有丁点热气,即不香,也不美观。被服务生刀叉划的乱七八糟的猪脸上还少了几块已经卷在饼子里的肉。那二盘菜和饼子也是凉凉的放在那里,一家三口注视着这桌大餐不知如何是好。
    “不行让服务员热热再端上来?”我提议道。
    “算了,打包走人了。”
     儿子眼明手快的掐下了猪鼻子吃了下去,说是好坏也得尝尝。而猪眼睛倒不知是什么原因,里面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离开盛名已久的这家餐厅时,手中提着打好包的这几样“菜”,再偷眼看看他们二人,他们也又在看着我,一脸的坏笑。
    当然,扒猪脸——这道“中国首例获得专利的民族特色菜”,回家喂了我的小狗,她吃起来倒是津津有味滴。
    我想。这几十年的”猪头”梦到此已经完全终结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