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静静荷塘

喜欢这份静谧带给我安宁

 
 
 

日志

 
 

(原创)列车惊魂(下)  

2011-11-15 18:00:06|  分类: 风一样的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列车长来了,他从人缝中艰难的挤过了数个车厢终于来了“事发”现场。一张胖胖的脸满脸通红,帽子下的头发湿漉漉的:“刚才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儿?”
  “有人跳车!”
  “有个黑包是炸药包!” 
    ……  ……
    回应声七嘴八舌嘈杂成一团
   “黑包呢?”
   “在刚才的小站已经给车下的民警了。”
   “刚才是在哪个窗口发生的跳车?”
   “就是这个窗口!”周围众多的手指着我所在的窗口。
    洞开的车窗,晃荡的密封条,茶桌上赫然的脚印无声的印证着发生的事件。
   “你们告诉我刚才的事情经过。”列车长对着我们四人说。
   “我并不清楚具体是怎么发生的,当时我靠着窗睡着了,当我被同座撞醒时,只看四个手指勾着窗沿一闪。”我回答道。
    “太累了,我们俩当时都靠着座背睡着了。也是跳车后才被惊醒的。所以也不太清楚刚才怎么发生的一切。”对面座位上的新郎代表两人做了陈述。
     我身边的小伙子再次描述了他和跳车人之间发生的一切。
     列车长疑惑地看着大家:这人为什么要跳车啊。
          “这个人好奇怪,他上了车了,人这样多和挤,他却不停的从车厢那头挤到这头,挤来挤去好几遍了,所以我就注意了他,觉得他真烦,不停的给他让身。别的窗子人都醒着,只他们这窗子四个人后来都睡了,他突然就从这里跳了车。”人群中一个小伙子突然开口说道。
    “还有人看到了什么情况?”列车长转身问大家。
    “他不是一个人,他们是两个人!”一个声音高声的喊道。
    “对,是二个人!”。
     这一条消息的传来,满车哗然!人们又嗡嗡成一片。
     列车长看着说话的二个年轻人,说道“你们记得另一个人长的样子吗?能够带我在车厢里去寻找他吗?如果他没有跳车的话,肯定还在车上。”
     “可以。”两个人很爽快的跟着列车长走了。
      车厢内终于平静了下来。已经是深夜时分了,身心俱惫的人们可以安心打个盹了。而我却怎么也睡不着,睁睁地看着远处忽明忽灭的灯光和在窗前划过的田野树木,与前面的混乱相比,此刻是多么静谧的夜啊。
     没有过得太久,列车长,两个年轻人,一个乘警,外带一个面目猥琐的男人来到了车厢。
     “就是他。”
     “就是这个人!”

      人群中居然还有人在指证他。
      “和你一起上车几个人?”列车长问。
      “还有一个。”那人环顾四周目光灼灼的人群,怯怯的回答。
      “那人和你什么关系?”
      “唔…同乡。”
      “他人呢?”
      “不知道,刚才挤散了。”
      “他的包里装的什么东西?”
      “不知道。”
      “告诉你,你的同乡刚才从这个窗口跳车了。”
      “唔?”听到这个消息,猥琐的男人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惊讶。
      “你们是从哪里上车的,要到哪里去,既然是一起的,为什么会挤散?挤散了你为什么跑到那么远的车厢没有回来找他?”列车长一
连串的问题问了过去。
      “我们上一站上车的,没有票,听到广播里说要查票,所以他很害怕,他是第一次出来坐火车跟我去打工,也许紧张就跳了车吧。”猥琐男很镇静的说道。
      “胡说!怎么会是第一次坐车!他跳车的速度和熟练就和铁道游击队一样!”我身边的小伙子跳起来反驳他。
      “带他去警卫室!下站交给车站派出所!”列车长对乘警吩咐道。然后对我们四人说,麻烦你们把刚才的事情经过做个书面陈述,一会我过来拿。谢谢。
       在经过又一个站后,列车长再次来到了我们的车厢,他告知车厢全体乘客,刚才跳车的人经现场勘明,已经身亡。他的同行,已经交车站派出所对事情进行调查。跳车人包里的东西初步清理,排除了炸药的可能性。现在请大家放心旅行,注意安全,并祝大家平安顺利地结束此次旅程。
      临离开前,他小声的对我同座的小伙子说,也许正因为你那一把,他丢了命。
      究竟他们是什么人,我不得而知,离开了列车,也就没有了下文。但当我终于到了重庆,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走出菜园坝车站,顶着依旧烈烈的太阳,看着交替往来的缆车,向索道那边的山城望去,轻舒一口气,我到了。
  途经沙坪坝,大坪,我回到在风景如画的北碚。我拖着那条伤腿,一拐的拐的走进了学校卫生院。然后听着一个中年女大夫的抱怨和剪刀咔嚓咔嚓的剪腐烂皮肉的声音解释着这条腿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按要求来换药,伤在膝部又快见到骨头,所以没有几个月伤口愈合不了。”她给我认真的包好伤后对我说。
  然而,这伤口居然在半个月后愈合起来。看着我日渐好起来的伤口“年轻真好。伤口长得这样快。”女大夫轻轻叹道。
    一块比乒乓球截面积还大的棕色的伤疤,跟随了我好多年才慢慢淡去。但那年的记忆却是深烙在回忆中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